<dl id='br9uo'></dl>
<acronym id='br9uo'><em id='br9uo'></em><td id='br9uo'><div id='br9u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r9uo'><big id='br9uo'><big id='br9uo'></big><legend id='br9u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span id='br9uo'></span>

      <code id='br9uo'><strong id='br9uo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br9uo'></i>
      <fieldset id='br9uo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ns id='br9uo'></ins>
      1. <tr id='br9uo'><strong id='br9uo'></strong><small id='br9uo'></small><button id='br9uo'></button><li id='br9uo'><noscript id='br9uo'><big id='br9uo'></big><dt id='br9u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r9uo'><table id='br9uo'><blockquote id='br9uo'><tbody id='br9u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r9uo'></u><kbd id='br9uo'><kbd id='br9uo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 id='br9uo'><div id='br9uo'><ins id='br9uo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羅晉:蕭定權愛哭 但我自己從來不會掉眼淚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2
          一時輕信人言語,自有明人話不平。敢於說真話的小編給您說新聞。今天天氣不錯,正適合讀讀最新資訊放松一下。下面一起讓我們去吃瓜圍觀吧。

          羅晉

          羅晉劇中有很多哭戲

          《鶴唳華亭》的拍攝周期超過200天。這200餘個日夜裡,羅晉與“蕭定權”形影不離。

          起初,他隻是心疼這個角色,感慨儲君的坎坷命運和官場沉浮。但等到真正走進蕭定權時,羅晉已經忘記瞭自己的年齡、身份和所處環境,在四季的輪換裡走過瞭太子的一生。他會因為劇中人物過分沉重的心理感到壓力,每天收工回到自己的房間後,都要癱坐在沙發上兩三個小時,再緩過神來準備第二天的戲。想起殺青時刻的心情,羅晉嘆瞭一口氣,好像蕭定權已經成為瞭一場遠去的夢。

          在影視劇作裡,蕭定權是一個不一樣的太子,他矜持敏感、節制謹慎,一面天真,一面精明。由於父親猜忌、母親離世、恩師遠走,缺少依靠和保護的環境讓蕭定權成長為一個極端孤獨、多疑的人。在劇集開篇,女主陸文昔就點名瞭蕭定權的處境:唳清響於丹墀,舞飛容於金閣,鶴實為猛禽,可以搏鷹。

          羅晉要把握的,就是這個人物的復雜性和性格上的分離感。他是不夠強大的儲君,又是懷揣赤子之心和理想主義的太子。沒有大開金手指的痛快,蕭定權隻能在黑夜中“逆風執炬”。羅晉表示很欣賞蕭定權的理想主義和堅持,“相同的地方在於,我也是一個理想主義,但我沒有辦法像他那麼理想主義。他是真的孤獨,所以把我置身到他的那個環境下,我不知道我會怎麼樣。”

          有網友統計到,蕭定權在前十九集劇情裡哭瞭31次,平均一集要哭1.6次。但實際上,原著中的蕭定權比角色還要更加多愁善感。談到劇中的哭戲,羅晉回答道,他自己也覺得哭得挺多的。“我也不想,但是有的時候各種東西,各種因素湊在一起後,就出現瞭一個這樣的結果。”羅晉生活中並不是一個愛哭的人。為瞭自己,他從來不會掉眼淚。上一次哭還是在見面會上看到瞭片中王翁的飾演者王建國。“他對我的那種關心,以及我們作為演員之間對戲的那種默契,那一腔熱情和認真的態度,真的是我極其之敬佩的……我特別希望,有一天等到我像王老師那樣年紀的時候,也依然可以像他一樣對待自己熱愛的事業,用盡自己全部的力氣去做好它。

          如今《鶴唳華亭》已經播到第31集,蕭定權和皇帝蕭鑒兩人冰釋前嫌,羅晉也談到瞭自己對於父親的理解。和不斷磨練儲君的蕭鑒類似,羅晉的爸爸也是一個“嚴到不能再嚴”的父親。由於早年間從事外科醫生的工作,羅晉的爸爸仍然保持著嚴謹的性格,要求羅晉生活中不能馬虎。“小的時候我可能會不理解父親。但現在的我是,不管怎樣,我覺得都是以我的父親高興為主,我怎麼都可以。”

          但他不會這樣要求自己的孩子,他更希望小孩能夠隨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面對外界對他傢庭生活的好奇心,即將成為父親的羅晉希望觀眾能喜歡他的角色,而非關註他的生活。

          “我自己沒什麼可曝光的,我真的很無聊。我每天就是待著、看電影,實在無聊得不行,我就玩玩遊戲,這有什麼可曝光的?我會懷著一顆感恩的心,去為喜歡我的觀眾盡量多拍一些好的戲跟好的角色。我覺得這是我作為一個演員應該做的事情,而不是去曝光我自己。”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您剛看到劇本的時候,對蕭定權是一個怎樣的印象?

          羅晉:會覺得他真的挺不容易的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拍完之後,這種印象有發生轉變嗎?

          羅晉:會覺得它挺圓滿的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這個怎麼說?

          羅晉:不容易就像現在看過這部戲的人,都會覺得蕭定權好難、好可憐。可是當你真正走進他的時候,你會發現他所有的堅持和理想主義,到最終也沒有屈服於任何人或者任何事情,他成為瞭他想象當中應該成為的人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因為前面確實氣氛比較陰沉,您在拍完這部戲後,情緒上有沒有得到一些釋放?

          羅晉:一聲嘆息,我覺得還好,其實它會有一個釋放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蕭定權這個人物和我們以前看到的大男主不太一樣,他有權謀的部分,但又非常天真。您是怎麼把握這個角色身上的分離感的?

          羅晉:我比較喜歡在我看來是真實的人。據我所知,其實歷朝歷代的太子真的都不容易,並不是隻有我們看到的表象上的光鮮。那麼《鶴唳華亭》的蕭定權在這一方面,是以一個不同的視角來講太子的故事,相對更加真實。當然也不是說別人不真實,因為每個人看到的面是不一樣的。

          所以飾演蕭定權對於我來說也真的是一個挑戰。如何讓自己在這麼長的時間裡頭,變成一個這樣的人,我覺得這就是一個挺大的挑戰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這個人物和您本人生活中的差距是比較大的嗎?

          羅晉:有差距,也有相似的地方。差距在於,我沒有辦法像他那麼理想主義。相同的地方在於,我也是一個理想主義。他會很堅持,我也會很堅持。蕭定權挺孤獨的,他是真的孤獨。所以把我置身到他的那個環境下,我不知道我會怎麼樣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您在這個劇裡面的情緒,絕大部分是收著的狀態,您是怎麼控制自己情緒收放的?

          羅晉:他收和壓抑的原因是因為,他希望能夠看到他所認為的美好的情感吧。所以很多時候他會選擇隱忍,選擇自己去承擔,這也導致後來大傢看前面的時候有一些壓抑。但是沒關系,人總是要成長的,會有變化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您覺得這個人物,在前期能夠一直保持理想主義的原因是什麼?

          羅晉:我認為人從出生開始,都會有一個自帶屬性,這個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。就像在人渣堆裡面也會出生一個很善良的人,在很善良的人群當中,也會出一個壞人。蕭定權就是這樣一個人。再加上他從小所接受的教育,導致他會有這樣一個性格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我在看劇的時候,看到有一些觀眾說蕭定權不適合當太子,您有這樣的看法嗎?

          羅晉:他確實不適合,不是不適合當太子,他是不適合當皇帝,他的感性是他最大的短板。如果我們換一個角度來分析這個問題,讓蕭定權在前期就成為一個很沉著、特別拎得清、把握得特別好的人,那後面很難會有人找到他的弱點。正因為他有弱點,他才會出現失誤,才會被別人咬住不放。就像別人評價的,他一直在失去,所以他一直想要抓緊。他很重感情,這是他的優點,也是他處在那個環境的缺點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是的,在前面部分就一直在講他想要抓住老師的故事。能不能和我們分享一下,您和老師的扮演者王勁松對戲的一些感受?

          羅晉:勁松老師不用說,他是個很儒雅的人,而且他特別特別地適合盧世瑜老師的這個角色。他隻要一上來,服裝一換好,小胡子一粘,就算隻是站在那兒看著我,我也會特別相信。因為他就是我腦子裡想象的那種儒雅的老師,這就是好演員的魔力所在。

          然後我們也經常在一起討論一場戲的節奏、走向,和我們想要表達的內容。每次溝通的時候,我們都發現,很多時候我們想的點都是很契合的。就比如有一場我本來是高高興興找老師,結果後來畫風突變,老師要辭官回傢的那一場戲。那場的表演就是很真實的感受,我們沒有任何的技巧在裡面,沒有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那段哭戲,可能您也被問到很多次這個問題,您是怎麼理解蕭定權的哭戲的?

          羅晉:人都是需要有成長的,如果他一開始遇事就很沉著,讓別人找不到任何破綻,後面也就不會發生那麼多事瞭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您本人有覺得劇裡面哭戲太多嗎?

          羅晉:我覺得哭得還挺多的,我也不想,但是有的時候各種東西,各種因素湊在一起後,就出現瞭一個這樣的結果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生活中您也是眼淚比較多的人嗎?

          羅晉:這個很丟臉,為瞭我自己,我從來不會掉眼淚。但我可能會為某一件事情所感動,就像我有的時候看現代京劇,我看《紅燈記》裡面的奶奶跟李鐵梅述說革命傢史的那一段,她說“你爹不是你的親爹,奶奶也不是你的親奶奶”。看那一段戲我就哭得哇哇的,因為我很容易代入,我很敏感。我覺得那麼小一個小孩,在我們這個年代應該每天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,但是她背負的東西真的太多瞭。我會為瞭一些這樣的事情而感動,盡管是很小的一件事情。

          但是我那天在人大參加見面會的時候,我前腳剛說我在生活當中是個不哭的人,我從來都不哭,後來一看到飾演王慎的王建國老師就繃不住瞭,因為這個情感實在太深瞭。他在戲裡面演我身邊最近的一個人,他對我的那種關心,以及我們作為演員之間對戲的那種默契,那一腔熱情和認真的態度,真的是我極其之敬佩的。所以殺青的時候,我一直在說王老師一定要好好的,身體健康。因為我也不知道我該表達什麼,我特別希望,有一天等到我像王老師那樣年紀的時候,也依然可以像他一樣對待自己熱愛的事業,用盡自己全部的力氣去做好它。所以那個時候我可能會繃不住,但我自己完全很爺們的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前幾天播出的26集、27集中,有一個皇帝教太子如何去做儲君的對話。你怎麼理解他們倆這種父子關系?

          羅晉:這本身就是一個很矛盾的關系。皇帝有太子的時候,應該也就20歲出頭。等到皇帝40多歲的時候,太子又剛好20歲。而40歲正好是一個君王經歷、經驗最鼎盛的時期。可是你要知道,他後面有一個人站出來瞭,無形當中給他形成瞭壓力。

          如果這個儲君是一個玩世不恭,然後什麼也不管的類型,這還挺好的。可如果這個太子卯足瞭心思,一心想為這個國傢好,一心想為為皇帝分擔,你會發現有很多人都會倒到太子那一邊去。所以《鶴唳華亭》的第一場戲就是講太子送手爐給官員。皇帝用盡方法,甚至動用武力都沒能成功驅趕他們,可是太子送來一個暖爐,說瞭幾句話,他們就都走瞭。如果換成你是皇帝,你會害怕嗎?在這個時候,君臣、父子,你怎麼去協調這個關系?所以不管皇帝怎麼做,對於我來說,我都是能理解的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在您的生活中,您對於父親這個身份是怎麼理解的?

          羅晉:有一個成長過程,小的時候我可能會不理解父親。但現在的我是,不管怎樣,我覺得都是以我的父親高興為主,我怎麼都可以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您的父親在您童年的時候,扮演的是什麼樣的角色?

          羅晉:嚴父,就是嚴到你不敢想象的嚴父,嚴到不能再嚴的嚴父親。不管成績也好,生活也好,各個方面都很嚴格。因為我父親最早的時候是一個外科醫生,所以他做事情非常嚴謹。男孩有時候馬馬虎虎的,在他眼裡是不可以的。所以很多時候我就會不理解。然後慢慢慢慢成長,有一天你會瞬間明白,父親的愛是怎麼樣的一種愛。所以現在我的心裡隻有一個願望,就是希望他好,隻要他好,怎麼都可以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你有什麼人生經歷,或者是人生道理,是一定想要告訴自己的孩子的嗎?

          羅晉:想幹什麼就幹什麼,我不會管你的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您和您的父親完全是兩種類型?

          羅晉:不一樣,大傢都會有不一樣的生活。就像蕭定權一樣,他一直努力地為父親分憂,努力為父親做很多事情。他也不管父親需不需要,其實這一點他真的是挺笨的,但他這種笨反倒也是他的堅持。而且在他的心裡,孝是第一位的,這也是我們中華兒女的傳統。所以不管皇帝怎麼對他,不管別人說什麼,他始終都覺得那是我的父親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看您之前說不發朋友圈,也不用自己的照片當頭像,您對於外界對您的好奇和信息曝光持什麼樣的態度?

          羅晉:我為什麼要曝光我自己?我是一個演員,如果大傢喜歡《鶴唳華亭》,喜歡蕭定權,我會很感激。但如果你不喜歡《鶴唳華亭》,你也不喜歡蕭定權,那我覺得這也很正常,因為不是所有的東西大傢都會喜歡的。那麼我會懷著一顆感恩的心,去為喜歡我的觀眾盡量多拍一些好的戲跟好的角色。我覺得這是我作為一個演員應該做的事情,而不是去曝光我自己。

          我自己沒什麼可曝光的,我真的很無聊。我每天就是待著、看電影,實在無聊得不行,我就玩玩遊戲,這有什麼可曝光的?而且我也不出門,我很少出門。比如說我去商場買東西,我也不會逛的,隻會說今天我缺瞭個什麼東西,我就直奔目的地,買完就走。然後我也不太願意社交什麼的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這是您性格使然,還是不願意上街被其他人認出來給自己造成困擾?

          羅晉:其實也沒有那麼多人認識我,不要太高看自己。而且我覺得生活隨心所欲吧,想做什麼做什麼。以前我會覺得不解,為什麼要簽名合照。但現在我換瞭一個心態,你出去之後的確會比一般人更好交朋友,打個招呼就好瞭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再回到作品《鶴唳華亭》,您之前和苗圃合作過《穆桂英掛帥》和《槍俠》,在劇中演過一對情侶。但在《鶴唳華亭》裡,苗圃那個角色已經是太子母親輩的人物瞭,您怎麼看待年齡對於男演員和女演員的這種挑戰?

          羅晉:她也可以,她一樣可以演十幾、二十歲的角色,她一定可以的,這是一個演員的張力。

          我告訴你,演戲是這樣的,比如說之前《夏洛特煩惱》有一段讀書時候的戲。你會發現,觀眾在看這個戲的時候是不會跳戲的,因為夏洛身邊的人都是相似的年齡。當然瞭,如果你真的把一群30多歲的演員放在一堆十二、十三歲的演員裡頭,讓我去演十二三歲,那肯定是不可能的。但如果都是在大傢年齡相仿的情況下,他會營造一種氛圍。這個很奇妙,就像催眠一樣,觀眾會相信它。而且最重要的是,作為一個演員,你是否能夠真的捕捉到人物的少年感。我相信苗圃老師一定有這樣的能力,而且還不弱,很強。

          界面文娛:那您是怎麼捕捉蕭定權這個角色呢?

          欲要知曉更多《羅晉:蕭定權愛哭 但我自己從來不會掉眼淚》的更多資訊,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,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。